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身体往左,心灵往右
身体往左,心灵往右

身体往左,心灵往右

黄业军说自己现在很被动,因为他伤害了两个女人。

  导致今天这样混乱的局面,“我脑子里一片混沌,那句词改改就是:

  我的身体往左,心灵往右,身上好像有两个我重叠在一起,随时要撕裂我……”

  我和妻子何莉曾经过很多“电光石闪”的激情时刻。何莉长得并不算艳丽夺目,但是是我非常喜欢的那类女人。

  婚后的生活倒也幸福甜美。我们尽情地享受着属于我们的美妙生活,当然也包括性。那种两情缱绻的感觉是醉人的,几乎每隔一天,我们就要来一次身体的“盛宴”。我们总要调上两杯红酒,放上一张CD,融化在彼此的柔情里。何莉不止一次撒娇地跟我说,我在床上的表现特别棒。听到这样的话,我感觉自豪而满足,哪个男人不希望让自己爱的女人满足呢。

  生活是繁忙而琐碎的。我很快投入到公司一个软件设计的project ,时间蛮紧,压力很大。团队里包括我在内的5个人天天加班加点,熬更守夜。深夜打车回家常常是深夜,我早已身心疲惫,抹把脸就想一枕黑甜乡。不要说与妻子做爱,就是面都很难见到。

  一天晚上,我回来得比平时早很多。何莉穿着性感的吊带睡裙坐在沙发上看时尚杂志,秀发垂在胸间,灯光下她的乳沟若隐若现,香气迷人的样子。我突然感到一种冲动,抱起她就往床上扔。她异常兴奋,主动配合我。可是我刚刚进入她的身体,没几下就“到点”了。

  我有些尴尬,对何莉解释,可能这段时间太累了。她倒也理解,拍拍我,卷进被子睡了。

  第二天晚上,我刻意早点回家,想极力弥补昨夜的“过失”,可是缠绵的前戏过后,我很快又偃旗息鼓。一连好多天,我越想弥补越是如此。我的心情糟透了我自认为自己是公司研发经理最佳人选。过了没多久,公司人事会上却提拔了另外一个主管。事业上的失意,让我的心情更加郁闷。

  我想在床上重振雄风,可我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,越着急却越不行。何莉始终没有抱怨,这让我在愧疚的同时又多了一份自怨。一天深夜,我半夜醒来然听到何莉低低的叹气,很压抑的叹气。我刹那间心慌不已:不能给她带来快乐,我有什么资格安慰她呢?

  男人这方面不行,自然心事重重……那天,老同学们聚会,我的郁闷竟然被李晓一下子看出来了。李晓平时跟假小子一样,所以在我心里她就像哥们,说真的,可能也是酒喝得有点高吧,反正那天见了鬼,我竟然对她说完事业上的失意以后,突然连自己不行了这样的事也讲给了她听。

  李晓听完,拍了拍我的肩说:“其实是你的心理负担太重造成的,放松放松就没事了,来,现在就来一醉方休吧……”

  憋了许久的心事终于一吐为快,我感到轻松了许多。那天下午,我们在pub里坐了三个多小时,也喝了很多酒,李晓满脸绽放出绯红的光彩来,到后来,其他的同学都陆陆续续地走光了,只剩下我和她,她坐到了我的身边,轻轻地把头倚在了我的肩上,再后来的事,就是我们一块儿去开了房间……奇怪的是,“不行了”的我那天晚上竟然“重振了雄风”。

  第二天头脑清醒后,我觉得异常内疚,晚上回到家面对何莉,我有些不敢正视她的眼睛。一连好几天,我一踏进家门就觉得心跳如鼓。不知道是不是这种惶惑和愧疚的心理在起作用,我在何莉面前更加溃不成军。鬼使神差地,那种想证明自己性能力的心理又让我控制不住地去找了李晓,每次和李晓在一起,我们都有很愉快的性生活,直惹得李晓说:“看来不是你不行,是何莉不行吧。”那段时间,我也问过自己,难道我真的不爱何莉了吗?得到的是否定的回答,难道我爱的是李晓吗?得到的也是否定的答案。都说有爱才有性,可为什么对我来说,爱和性却是两个分开的冤家,好像我的身体往左,心灵往右,身上有两个我重叠在一起,随时要撕裂我……那段时间,我真的很痛苦,对两个女人都有深深的愧疚。

  更不妙的事在后头……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何莉终于知道了一切,一天,她跟踪我到李晓处,她像疯了似的揪打我,骂我。我从来没见过她发过那么大的火,一连几天她都不让我进家门,我到单位睡了几天,几天后,感觉何莉的怒气应该消得差不多了,才回家。可是,我一进家门,她就摔给我一张纸让我签字,我一看是离婚协议书。当时就懵了,说真的,我这一辈子都没有想过要跟她离婚。

  我说:“何莉,你原谅我吧,我以后再也不做对不起你的事了。”

  可何莉像是铁了心似的,她说:“你既然不爱她了,还维持这个名字实亡的婚姻干什么?”

  我说我是爱你的。

  她说鬼才相信,既然爱怎么却不想做爱,她说:“我觉得你现在已不是爱不爱我的问题,而是已经很讨厌我的问题了,你不仅不想跟我做爱,就连与我逢场作戏的欲望都没有,要不,为什么每次,你都不行,我以为你是身体出了问题,却没想到你和李晓在一起倒是合拍,这么看来,是你厌倦了我。”

  我说不是这样的,不是这样的,可何莉怎么会相信我的解释。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的理由是那么苍白无力。

  可是,我真的爱她…

  【完】